CONTACT

Copyright © Hong Kong Dance Company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financially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a Venue Partner of Sha Tin Town Hall

搜尋
  • 香港舞蹈團

什麼是香港人精神?音樂劇《一水南天》主創專訪(上)

更新日期:3月 18

由香港舞蹈團與演戲家族闊別十三年後再度攜手創作的原創音樂劇《一水南天》將於今年六月矚目上演。編劇張飛帆與音樂總監劉穎途分享了他們的創作心路歷程。

編劇/作詞:張飛帆 作曲/編曲/音樂總監:劉穎途


/《一水南天》的創作源起是什麼?什麼動力讓兩位創作一個氣魄壯闊並根植於香港本土的故事?


張飛帆:我經溫迪倫介紹認識了劉穎途,《一水南天》是我們的首次合作。當時溫迪倫借了一本書給我,是關於潮州人陳慈黌的故事。他提議不要受製作時間限制,應以創作一個高質量的音樂劇為目標。這是《一水南天》的源起。前後創作歷時七年,我們也見證了香港經歷了許多轉變和苦難,我們嘗試找尋香港人的道路。

 

要知未來,就要回望過去。香港由百多年前一個小漁港變成今天的國際大都會,同樣也經歷了無數挑戰。我們的上一代,或上上上一代,來到這個地方,只求活命,只求糊口。人在物質缺乏的國度,為了生存而拼搏。為了一口飯和家人的溫飽甘願冒險。於是我們藉香港的米業書寫香港人的命運。

 

香港有吃南洋米的傳統。為了養活這片土地的人,米商遠渡南洋取米,同時也發展了航運業,使香港漸漸變成轉口港。香港人由“搵食”開始(粵語裡「糊口」之意),慢慢富足後,就要面對道德與公義的思考。


香港人有著善變通、市儈、功利的一面,但在大是大非和災難苦劫面前,香港人守望相助,同舟共濟。希望藉助這部劇作提醒我們,用過去的“獅子山下”精神,迎接今天的風浪!

 

劉穎途:當初創作《一水南天》,我希望可以寫一個關於香港自己的音樂劇,以此保留香港人最寶貴的精神價值。一直以來,香港人來自五湖四海也和平共處,究竟前輩們怎樣可以做得到,而為何我們不能夠呢?希望以這部作品喚起大家的靈感。


/先有劇本後有音樂,還是共同創作呢?


劉穎途:我們都商量了一些故事的方向,音樂與劇本互相影響、一起成長,其實大家聽到的音樂,看到的劇本都只是我們精神價值的一小部分。


/《一水南天》改編自真人真事,主角陳一水和徐老海的原型人物是誰?他們有何獨特之處?


張飛帆:《一水南天》裡縱橫南北行的陳一水,是藉了陳慈黌作為原型人物;戲中的「譽泰隆」,也參照了今日仍存在的「乾泰隆」。故事基本上是虛構的,只是參考了陳慈黌這位人物。陳慈黌家族當年叱吒南北行街,遠渡南洋創立火礱,在香港米業發展上舉足輕重。


音樂劇當中有一些情節,也是源自真實故事。例如1920年,香港確實出現了一場米荒,而在昔日舊時代裡,香港人經歷了無數困難和貧窮,這些我們都寫了在《一水南天》之中。

 

至於另一位主角徐老海,我們參考了香港海盜的經歷。雖然是一個虛構角色,但我參考了名震中外的女海盜鄭一嫂來塑造她的氣魄。無論陳慈黌與鄭一嫂,都可謂一代風流人物。


陳慈黌之父陳煥榮就有「船主佛」的綽號,他堅守誠信、宅心仁厚,而陳慈黌的生意頭腦與冒險精神,也成為了戲中主角陳一水的性格特點。


/《一水南天》裡有多首不同曲式的音樂,其中有特別強調的風格嗎?


劉穎途:我一直希望創作一部所有歌曲都緊扣著同一個主題(Motif)的音樂劇。 《一水南天》這個主題只用了兩個音:la和mi,飛帆就為它配上歌詞:「天命」。起初創作的時候沒有從風格出發,只是一心要用音樂把這個故事說好。但是,差不多完成的時候,才發覺自己用了很多民族音樂,包括客家山歌、粵劇、京劇、西藏音樂等中國民族音樂,也有印度的Bollywood 及西歐的Celtic music等。


香港舞蹈團舞蹈員努力練習唱歌


/從三年前圍讀演出到現在即將完成大型音樂劇的製作,最深刻的感受是什麼?


張飛帆:三年前的圍讀沒有資源,我們得到演戲家族的邀請,更重要是得到許多同業的支持,大家不問回報,共同完成了圍讀演出。當時我們想把作品先公諸於世,再尋覓往後發展。


十分幸運的是,多個團體和個人都表示願意協助我們把作品搬上大舞台。更幸運的是,我們最後遇上了香港舞蹈團和楊雲濤先生。 《一水南天》的中國風與大氣魄透過舞團的演繹,相信能為香港音樂劇開拓一個全新的領域。


其中特別深刻的是楊雲濤、謝茵、陳榮和一眾舞者對這個戲的熱誠,這種感情與三年前的圍讀的手足感情,同樣熾熱。如果問我這個戲感受最深是什麼,我會說,是大家的愛與信任。

 

劉穎途:這三年一直努力把這個作品帶到舞台上,兜兜轉轉,作了一些取捨,感恩最後得到香港舞蹈團的通力合作。今次遇到了兩位鬼才導演,還有香港舞蹈團的各位舞蹈家們及行政部門大力支持,我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唯有儘自己最大的努力,期待與各位擦出絢爛的火花,不辜負各單位的期望。


/有偏愛劇中哪段情節或哪個人物嗎?


張飛帆:《一水南天》可以說是我創作生涯至今最重要的一個作品,是我最最最疼愛的「兒子」。戲中每段戲、每首歌,都是我的最愛。如果一定要選一段,我會選陳一水在徐老海犧牲之下,獨力挑戰俞少鴻這一段。悲劇英雄為了對抗時代,賠上了至愛。


徐老海也是我至今筆下最喜歡的一個女性角色。她的英勇,她的大愛,她的敢愛敢恨,是我和劉穎途最鍾愛的一個人物。很榮幸這個角色最終由謝茵老師來擔演。事實上三年前謝老師為我們的圍讀擔任編舞之時,我們已覺得她的氣質與徐老海很相似。

 

劉穎途:戲中每個角色都有不同原因觸動著我,不過最觸動我的還是徐老海。特別是做資料蒐集時,我了解到海盜們的烏托邦世界,與一般人對海盜的印像有不小落差。就算在信息發達的現代,仍然免不了人與人之間的誤解。這一點我感觸尤深。徐老海在之後的捨身取義,對我來說是一種人類精神的幻滅。我經常問自己,作為香港人,我究竟可否繼承到這種精神?


早鳥優惠

2020年2月3日 - 4月6日

購買《一水南天》正價門票可獲9折優惠!

https://www.art-mate.net/doc/55838


131 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