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篇:徐老海

有些人,生命中只能擦肩而過,但要幾多世的緣份,才換來一剎那的相逢。


1900年,妓院裏那個五歲的女孩,跟那個剛從潮州來到香港的男孩,在碼頭相遇。


女孩的母親是寨裏的妓女,生父不知是哪個靠海為生的男人。女孩在妓寨出生,在寨裏長大,到母親死去,就只能由老舉養住。在可以預知的未來,就是待她初潮之後,交由老舉拍賣初夜。妓女的女兒只能是妓女,可是女孩不甘心。女孩覺得,就算拼死一搏,自己的命,好歹也要由自己主宰。於是那一夜,她偷了廚房的乾糧獨自逃跑到碼頭,打算隨便偷上一條船。船到哪裏便哪裏,能死在海上更好。

去到碼頭,女孩遇上剛下船的男孩,男孩等不到來接應的叔父,獨自在碼頭哭泣,人生路不熟,他問女孩,眼下這個是甚麼地方。女孩告訴男孩,這裏是香港。 潮州的鄉親寫信託香港的叔父代為照顧男孩。鄉親說香港是黃金地,人到此福地,必定發大財。可是男孩在碼頭等了半天,還看不到叔父的身影,肚子早已咕嚕咕嚕。女孩摸出半個饅頭,交給男孩,男孩身無長物,就只帶著一柄傍身的小刀。

「饅頭給你,刀給我。」女孩對男孩說。女孩知道,饅頭只夠吃一頓,但在這世道,刀子卻能夠活口。 自那天起,女孩刀不離身。她隨便爬上了一艘船,卻沒想過那艘竟是大海盜徐老海的船。女孩討得徐老海的喜歡,收為養女。直至徐老海死後,女孩就用了養父的名字,繼續統領紅旗。 至於那柄小刀,多年之後,在命運的交叠下,捅進了男孩的身體。但也是那柄小刀,割斷風雨中的船纜,救回男孩一命,改變了男孩一生。 或許,女孩已認不得男孩,男孩也認不得女孩。因為他們之間,就只配有這一點點的交叠。可是認不得從前,卻忘不了今後。

以上,是某天我為謝茵說的故事。然後今晚,巨浪襲來,我看到徐老海在風雨中緊

緊地抱住了陳一水,借生死之名換來的擁抱,就只一剎那,就燒光了他們所能擁有的,時間。

(轉載自《一水南天》編劇/作詞 張飛帆 (Cheung Fei Fan) Faceboook)


Photo: Mak Cheong Wai @Moon 9 image


0 次瀏覽

CONTACT

Copyright © Hong Kong Dance Company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financially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a Venue Partner of Sha Tin Town H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