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篇:生哥生嫂

生嫂小名阿嬡,嫁給張火生那年才十五歲。結婚前根本連見也沒見過這個男人,但自從他帶著聘禮出現,就注定了自己這輩子的未來。雖然當時阿嬡也說不清楚,理想中的未來,應該是甚麼模樣。

她恨他。她甚至懷疑,自己到底是討厭生哥抑或根本就討厭男人。嬡這個字,是女與愛。出嫁當天她最不捨得,是青梅竹馬的金蘭姊妹阿媛。因為嬡與媛,字是那麽像,人是那麽像。

結婚以來,阿嬡一直託病沒有行房。張火生不是傻子,他知道那個女人不愛自己,可是家裏工作,阿嬡卻是半點沒有馬虎,把婆家照顧得井井有條,甚麼吃苦的事都肯做,這大概這就是她對他包吃包住的唯一回報。可是阿生知道,夫妻這樣分床睡著不是辦法。於是有天,他搔了搔首對阿嬡說「我行船去吧」。聽罷,她登時紅了眼睛,不是不捨,而是感激。她知道他愛自己,而且愛得那麽體貼。

就這樣生哥行船去了,一年半載回家數天。而每次回來,櫃頭那叠厚厚的鈔票旁邊,都會放著一朵杜鵑花。而每次生哥回來,阿嬡都會煮上最好的菜。二人就小酌兩杯,聊聊海上見聞,說說家中瑣事,就像一對朋友。但漸漸,朋友變成了知己,知己再變成一種連阿嬡也不懂言明的關係。她只記得某次他放船回來,她對他說「別打地鋪了,以後放船就睡床去吧。」

幾年後,小寶出生。阿嬡心裏忽然明白,自己的名字是何其幸福。女與愛緊緊靠著,分明就是一個擁有愛的女人。雖然那份愛未必是愛情,但卻比愛情實在。那年中秋前夕,她終於對他說「留下就別走了好嗎?」

他忍著淚水重重的點頭,心裏打定主意,今趟快船上廣州回來以後,就不再出海了。這夜,生嫂帶著小寶在碼頭張望,她知道,他一定會回來,帶著杜鵑花再一次牽上自己的手。一定會,一定會......

(轉載自《一水南天》編劇/作詞 張飛帆 (Cheung Fei Fan)Faceboook)


15 次瀏覽

CONTACT

主辦

​Presented by

香港皇后大道中345號上環市政大廈8字樓

8/F., Sheung Wan Municipal Services Building,

345 Queen's Road Central, Hong Kong


Email: programme@hkdance.com

Tel: 3103 1842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YouTube Icon

聯合製作及演出

​Co-produced and performed by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YouTube Icon

Copyright © Hong Kong Dance Company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financially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a Venue Partner of Sha Tin Town Hall